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李倍締

某次作業報告,有位學生聲音像是卡榫不合發出吱呀又有點破裂的喃喃自語,其他同學開始不耐煩地說「聲音大聲一 點!聽不到啊!」略帶煙硝味的氣息開始瀰漫,臺上的他眼神怔愣閃動了一下。老師以為自己會開口制止學生不友善的發問,彷彿給所有人一個台階讓一切回歸平衡。但是這次她選擇了另一個作法…

回到那尖銳異常的瞬間,她緩緩卻堅定地問:「你聲音的狀況會好嗎?」生:「不知道」她:「聲音對生活有造成困擾嗎?」生:「會被嘲笑,大家開玩笑,嘲笑我的聲音」此時該生已眼眶泛紅卻很努力忍住眼淚。她:「之後你希望同學怎麼跟你相處」該生:「我希望大家開玩笑不要太過分,別再拿我的聲音開玩笑。」斷斷續續的聲音夾雜著哽咽與落不盡的淚水,很緩慢很嘶啞很小聲,卻異常清晰迴盪在偌大的教室,溜進每個人的耳裡,刻在屏息專注的每個人的心上。她:「謝謝你。」

她面向其他學生說:「有時雖然你我不是故意,但的確深深傷害了某人。事情一旦發生便不可能改變,能改變的是在未來你願不願意改變對待他人的方式,或在人生下一段旅程上,好好對待另一個人;沒有誰不犯錯,但這些經驗若能使你能從中學到善待他人,那便值得了。」她看向台前的學生說:「你很棒!即使聲音如此,仍上台報告!而且,不是每個人都能在眾人面前講出自己的內心話,即便你傷心難過,仍舊願意跟大家分享,你真的很棒,謝謝你。」她告訴全班:「老師會採用其他方式取代他口頭報告成績,可以嗎?」全班點頭。事後該生導師說班上同學對該生的態度大幅改變,家長和其他學生告訴導師,那一堂課綜合老師沒有責備任何人,卻改變了許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