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陳彥光

九年前,擔任五年級導師班的他,班上有一個新住民的孩子~佩佩(化名)。佩佩的父親經常失業打零工、母親是中文不甚流利的印尼籍新住民,佩佩住家附近有許多未就業或者中輟的國中生,耳濡目染之下,動作、語言、人際互動及應對進退上,經常流露出桀驁不遜的神氣。教職的生涯中,導師一直希望能給孩子帶得走的能力,結合他的網球專長,讓教過的學生學會跟著他一輩子的運動技能,不管是當作休閒也好,當作未來升學途徑也罷。

他從這一班的孩子中組訓網球隊,佩佩也被刻意挑選在其中。訓練過程中,佩佩對於揮拍動作被糾正,體能訓練不切實被要求重做,經常流露出叛逆的眼神或言語。兩兩捉對比賽時,如果輸球了,甚至擲拍而去。遇到這樣的情境,他都在訓練結束時,將佩佩留下,不責備,只要求她撿球,撿拾滿場留下來的數百顆練習球。離開球場前,告訴她,把掉在地上的球,撿拾歸位後,球場又恢復整潔了,明天,一場場精采的球賽又可以繼續上演。情緒也是一樣,整理歸位後,才能空出場地讓精彩的人生開展。對於這些話,佩佩慧黠的眼神中,閃著猶疑與思考。但隔天的訓練,可能又會因為某些事件又再次被挑起。這樣情緒暴衝~陪伴~收拾~重新的劇情重複上演。有時佩佩能夠先舒緩情緒,有時則不。陪伴與堅持~是他在這段時間能夠做的事。兩年裡,佩佩的球技日益精湛,參與大小比賽累積實力。國小畢業典禮那天,佩佩給他的卡片裡寫著「謝謝您!我親愛的人生教練」。國中時期,佩佩仍舊維持練球的習慣,這時的她,眼神中的堅毅仍在,但是那股暴戾已然消退不見,並以PR93的成績進入花蓮女中就讀。今年,佩佩大一,就讀國立海洋大學航運管理學系。長假時在富里網球場上,仍舊可以看到她的瘦高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