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陳玉齡

玉齡老師說:在輔導室近20年,每天接觸有貼心懂事的孩子,也有心事重重的孤獨者,有家暴目睹兒,更有行為偏差衝動派。而追蹤中輟生的辛苦,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箇中滋味。每個孩子來自不同家庭,不同的成長背景,和孩子們的互動,像是讀著一篇篇人生的故事,有喜有悲有無奈。

如萍,是一個高瘦清秀、乖巧懂事的女孩。有一天她到輔導室,欲言又止。如萍坐下後,玉齡老師輕問:「有需要幫忙的事嗎?」如萍遲疑半晌,終於點了點頭。放學後的輔導室,老師靜靜等待整理情緒的她。天色將暗,玉齡老師關心她家人是否會焦急,沒想到聽到的是:「我沒有媽媽,爸爸開大卡車,到外縣市去了,平常是我一個人。但是我害怕爸爸回家的時候…」。在兒少保護初萌的年代,面對家內可能不法的情事,一邊聽著如萍的陳述,一邊快速思索著處理方式。國二的如萍,已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也了解身體界限,但對工作返家的父親要求為他按摩、不當的身體接觸、窺探洗澡、不配合時會生氣等不尋常的行為,已心生恐懼。雖未明言,老師已了然於心,知道這是危險警訊需即刻處理,便先教導孩子在家中自保之道與緊急求助的方式,並將家中電話留給她,以備不時之需。

如萍明確表達要脫離這巨大陰影,離開有父親的家! 第二天,老師聯絡了社工,尋找安置機構。某天深夜,接到如萍電話,我即刻前往某個街頭帶回一頭濕髮,腳穿拖鞋,滿臉驚恐的她。拿女兒的衣物讓她換上,安撫她入眠。接下來數天,先安排住在一位她稱阿嬤的媽媽友人家,由玉齡老師負責每天接送上下學,直到住進安置機構,轉學他校,才暫時結束了如萍的夢魘。  

 再見到如萍是在某高職技藝課程中,玉齡老師說:「她開朗、豐潤了些,在我們交會的目光中,我讀到了她心靈平安的訊息,我放心了,祝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