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梓喬

初任導師那個夏天,她滿懷壯志,因為初次,所以難忘。「初戀班」的阿雄無心學習,上課睡覺、行為違規是家常便飯,也不在意能否拿到畢業證書,在班上顯得有些「邊緣」。三年來,她為阿雄做了很多努力。國中畢業後,阿雄交友複雜,她也只能透過臉書默默關心著。直到高中被退學後的某天,遊走在社會邊緣的阿雄突然來電說:「謝謝老師…當年沒有放棄我!」阿雄表示,時常會想起她鼓勵的每句話,雖起步晚了,但浪子回頭了,阿雄現在已是名髮型設計師。電話的這一端,她感動得眼眶泛淚,堅持「一個學生都不能少」的信念是對的!
「後母班」的小佩父母離異,常在外流連,某天哭著跟剛接導師的她求救,訴說被同學網路霸凌的悲痛。她想方設法扭轉班上的不友善,也多次輔導小佩。國三那年,小佩在聯絡簿寫下滿滿的感謝,也學會善待自己。以同理心看待每個孩子的無助,是她能給予的最大支持。
凌晨時分,電話鈴聲劃破寂靜,傳來哭泣聲:「老師,爸媽現在吵得好兇,我好害怕…」她的心也揪在一起。剛入學的阿娟常不發一語,瑟縮一角。媽媽常威脅要離家出走,甚至自殺,讓她惶惴不安。一小時的安撫,才讓躲在被窩裡的阿娟稍稍平靜。掛掉電話後,想像一個13 歲的孩子是以怎樣的心情凌晨打電話跟老師求救?是信任吧!傾聽,就是陪伴。    任職知名飯店中餐部門的胖胖,國中三年渾渾噩噩,罰站的隊伍中常見他的身影。身為表藝老師的她喜歡攝影,也教攝影,還帶學生參加校外攝影比賽,這些活動在胖胖心中埋下了療育的種子。長大後的胖胖常返校探望她,感謝她用攝影改變了他看待人生的視角;雖然仍因學歷差而自卑,但行政主廚看到他的攝影作品,請他幫忙拍飯店美食型錄,他在廚房的努力也因此被看見。適性揚才,也是她的教育願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