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鳳華

【觸覺代替視覺,師生共學摸索臺灣,尊重學習差異】

阿賢是重度視障生,教室一隅放著他的擴視機,校園裡常見他拿著導盲杖疾行。七年級大量圖表及地圖如何進行學習,對他和地理老師來說,都是非常大的挑戰。

考量他生活在臺灣需要旅行移動能力,地理老師設定IEP目標是知道臺灣各縣市和地形區的分布。思索教科書地圖與紙本填圖對他都不合適,地理老師拿了家裡孩子用的臺灣行政區拼圖,帶著他一塊一塊摸縣市拼圖形狀,協助他透過觸覺學習。她評估阿賢需要一週時間完成學習,沒想到第二天中午他就敲著導盲杖來找老師「考試」了。地理老師觀察到他先挑了最南端的屏東縣,接著是花蓮縣,再來是宜蘭縣,……依此類推,最後用逆時針方向完成拼圖,阿賢覺得從屏東縣是他最好記憶形狀,有別於一般師生都是從臺灣北部出發、沿著西岸走到東岸。

接著他問:「老師,我可以學第二課的地形了嗎?」地理老師自掏腰包買了臺灣立體地形圖,利用午休指導阿賢摸索臺灣島嶼形狀、地勢高低起伏和周邊島嶼。因為地形圖是一個大塊面,老師用自己的認知帶著阿賢的手在起伏的地形圖上摸索並記憶,從凹下去的臺北盆地出發,經雪山山脈到達宜蘭平原,……。這個學習任務很難,阿賢卻說:「老師,我可以先練習一次就考試嗎?」他的策略是找臺灣的最南端鵝鑾鼻,往北摸中央山脈,右手順坡而下狹長形的花東縱谷,往北移動是宜蘭平原,再翻過雪山山脈就是臺北盆地,迷路的時候會去找最高峰玉山,從玉山往西摸找到阿里山,阿賢又漂亮的完成他的臺灣地形之旅。

那一年與其說是地理老師在帶阿賢學地理,不如說是阿賢教地理老師怎麼陪伴視障生學習。因為他的努力與好學,帶給老師不斷創新教學的鼓勵,確實感受「師生共學」。孩子才是最好的老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