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瑞根

品儒的母親是新移民,在他五歲時不告而別,迄今音訊全無。唯賴阿嬤獨立扶養,對他疼愛有加。就在品儒小四時,阿嬤因病過世,長年酗酒的父親,不僅未盡父責,甚至對他暴力相向,生活更是有一餐沒一餐的。時當廟公的爺爺看不下去,毅然將品儒接來同住,爺孫兩人雖共擠一張床,但神壇簡陋的環境卻讓品儒有家的歸屬感,時間雖然短暫,生活卻是過的平安幸福。 
高一時,父親不明原因猝死,半年後爺爺也跟著病逝,15歲的品儒孑然一身,無所依傍。生活上頓失依靠的他,萌生休學念頭,此時,潘老師毫不遲疑的把品儒接到家裏,視如己出,一肩擔起教養職責,在田徑隊友的激勵下,品儒對潘老師感激莫名,從此日以繼夜砥礪苦練,風雨無阻的勤跑課表,展現出不畏環境窘困,不向悲慘命運低頭的意志。
在品儒讀高三那年,潘老師買了電吉他、支付補習費,聘請名師指導品儒彈奏樂器,也終於在高中畢業前夕,品儒與隊友報名搖滾樂團比賽,順利進入學校「成淵之星」的決賽,最後勇奪冠軍。 
高中畢業後,品儒如願考上國立體育大學。大一寒假時,他以成年禮心境重回爺爺的神壇,淡看過往;不僅告別,更是迎新;沒有自憐,只有自勵;沒有自艾,只有自強,品儒誓言走出自己生命的康莊大道。而潘老師更繼續擔負起他大學所需的學費、住宿費、分期付款購買機車,以及生活費等開支,無非希望無依無靠又無親的品儒持續成長,讓他擁有生活中最起碼的安心、安穩與安定。 
一路以來,潘老師扮演亦師亦友的角色,從未缺席品儒的成長,更肩負起當品儒父親的職責,如今,20歲的品儒,與學長陳彥博到北歐冰島移地探險訓練,體驗險惡環境下如何生存;不久前,接到孩子從極地稍來一份溫暖,潘老師寬慰說:他看到孩子的未來,也看見強大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