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龍興

初任教師時呂老師帶的是二年級,也就是所謂的「後母班」,剛接這個班級時,孩子都在問:「我們原本的老師呢?」眼光中透露著這個人趕走我們老師的敵意。

呂老師的班上有一位名叫小萱的孩子,常常功課沒寫、上課遲到,與家長聯絡時才發現她是隔代教養的孩子,且阿公、阿嬤也常常不在家。「那她平日的生活都是誰在照顧呢?」呂老師暗暗地問著。於是他決定進行家訪,看看小萱的日常。

到了小萱的家,映入眼簾的是中午時分卻昏暗的房子客廳,小萱一個人坐在大人的椅子,以彎腰趴著的姿勢在茶几上寫功課,客廳內雞狗來來往往走動,增添了熱鬧,但也帶來了不好的氣味。

「你的阿公、阿嬤呢?他們在家嗎?」「他們下山去了,今天不會回來」小萱答道。「那你去哪裡吃飯?」小萱一陣的沉默,沒有回答。呂老師見此心頭一酸,就告訴小萱:「以後,放學後你就留在教室裡寫作業,寫完可以在學校看看書,做個運動,傍晚再回家,如果家裡沒人,也能來學校找老師吃晚餐。」那天,呂老師看到了一個臺灣的兩個世界的難處,但也決定要當孩子生命中的貴人,讓教育的力量改變命運。

山中的日子飛快,開學後二個月的時間過了,呂老師接到了入伍通知,他必須離開學校去服兵役。班上的小朋友被老師告知後一片的鴉雀無聲。離別的日子到來,呂老師身上掛著同事用壁報紙為他做的「光榮入伍」布條,在全校放學的時候向大家道別,在道別的過程中,突然出現了一陣陣的哭聲,二年級的小女生哭著說:「老師!你不要走!」呂老師聽到之後頭撇到後面,因為他的眼淚也不爭氣地流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