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菁讌

看看他臉上、身上有沒有新的瘀青或傷勢,是菁讌老師進校的第一件事,多是不甚明顯的傷,卻讓她覺得怵目驚心。細細詢問後驚覺是家暴,從耳後到手臂甚至後背、眼角,舊痕新傷交錯,交織成他畏縮的童年,這是母親烙上的傷痕。

那個年代沒有家暴專線,菁讌老師進行家訪,發現母親對這個孩子動輒得咎,明顯偏袒妹妹,無限放大孩子的錯誤,小至幼稚園時說謊行為都舊事重提,當作懲罰的藉口,擔任軍職的父親知道孩子的窘境,想給予更多關懷,但遠水救不了近火,孩子日日夜夜在恐懼中成長。

他天真地說著:「我從半夜一點到早上六點,每小時都設一次鬧鐘喔!如果我有拍到兩點的鬧鐘,就代表我還活著;如果我沒有拍到三點的鬧鐘,那我就是在兩點多的時候被媽媽打死了……」每每聽到他用平淡無起伏的口氣訴說自己的日常,菁讌老師總含淚給他擁抱。老師和他一起分享午餐、在課餘漫步校園,並在課後輔導他作業,並希望他知道,他的存在對她而言意義非凡。另一邊,老師不斷家訪並約談父母,在親師溝通中,父親意識到問題嚴重性,決定安排孩子畢業後去軍校就讀,為的是能住在學校,和母親隔離。孩子畢業後,又一頭栽進創意的麵包世界,現在在廣州做麵包。至今,師生一直保持聯絡。他感性地說,菁讌老師不只是他的老師,還是他的朋友,更是他的媽媽。

菁讌老師說,當老師是可以彌補孩子生命中缺少的那一塊的,她希望能成為接住他人的人--接住他們的徬徨與無措。她更希望不只改變他一個孩子,還能把這份愛與感動傳出去,讓更多需要幫助的孩子沐浴在愛與溫暖中健康幸福的成長。她加入輔導團,在教學的轉型中,利用臉書直播影響更多老師加入他們的行列,在教學的路上,菁讌老師從未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