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偉

【老師,我不要刺青了】
最初任教東勢山區小校,多數是學習低落的孩子,明顯感受老師的無力感。胡老師因此發起組成籃球隊,將這些孩子納入球隊,以隊規來約束他們,減輕老師的負擔,邊練球邊輔導孩子,未守校規就球監處分,無法上場打球。球隊開始獲勝甚至多次奪下冠軍後,這群孩子也有了榮譽感與自信心。九個月後,阿昌,一個左胸及手臂刺青的球員,跟胡老師說:「老師,我要把我的刺青除掉,我不要再混了。」又說:「我要跟姑姑借錢,存錢再還她。」他的導師跟胡老師說,他在班上表現也進步好多,整個人變柔和了。那年暑假,胡老師帶了40位學生到金門參訪,師生倆接受記者專訪,報導這段浪子回頭的故事。

【老師,我拿到高中畢業證書了】
剛調到彰化,校長對胡老師說:「你當過輔導主任,我要派你擔任國三放牛班的導師,前2位導師都被氣走,也許你就是他們的貴人。」開學日打掃時就有學生跟隔壁班導師起衝突,以手捶破玻璃而血流如注、緊急送醫。第二天,又有學生抽屜被丟了咬碎的滷蛋,我當場宣示再有違規就要木板伺候。下午就有學生違規,被我打了幾下手心,他無所謂地說:「又不會痛,前導師打到住院我都不怕了。」當下我心好痛,胡老師知道:打他們沒有用,他們缺乏的是愛。那是胡老師第一次打學生,也是最後一次。胡老師改以關愛及說理的方式對待他們,班風逐步改變,到下學期甚至有半數的學生,週六跟著胡老師到學校複習功課。班上原有3個中輟生,其中2位先後復學了,表現也漸入佳境。畢業前胡老師極力為他們爭取畢業證書,最後小燕只有結業。畢業時胡老師對她說:「抱歉,老師盡力了。你一定要拿到高中學歷。」5年後,胡老師已調到台中,一日收到小燕的訊息:「老師,我牢記您的話,雖然慢了2年,但我從高中畢業了。」當下胡老師已淚流滿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