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君玲

來自一天3班公車偏鄉學校-恩典的故事:
山雨間歇的偏鄉清晨,雙眼晴空澄澈的4歲女娃站在教室的門口問:「阿公叫我來問沒有錢,可以來上學嗎?」當時,面臨廢園危機的羅老師,不假思索的說:「今天就來吧!」
第一天來上學臉也沒洗、頭髮飄散蝨子的她,是山區附幼實驗性招收的第一位3歲免學費原民新生。
恩典長大的志願:她要當檳榔西施。恩典:「因為我爸爸說檳榔西施的衣服很漂亮…」課程由此展開。喜歡上學的恩典從不遲到、早退,每天6:50就到學校,第一個吃完早餐、第一個進入圖書角晨讀、團體討論、第一個發言、和大家一同唸書、一同參與一、三、五洗澡日、一同下山第一次逛街、第一次欣賞兒童劇、一同製作繪本…等,就這樣他們一起參與上述許多的第一次。
一年後,晨讀時間當恩典在拿著一本繪本「一位有錢、善良的太太和她的一百隻狗」,指著上面的字開心的說:「老師,這裡面的字我都認得!我讀給妳聽。」團討課程中,恩典說:「老師,我不要當檳榔西施了,我要當芭雷舞者,因為我想在舞臺上表演。」
恩典說:「有沒有人想看我們畫的故事書,賣書的錢捐給部落裡跟我一樣沒辦法上學的弟弟、妹妹,這樣我覺得很開心、覺得自己很善良。」身為教學者和孩子一起學習的是:不要害怕夜晚,即使在黝暗黑夜我們仍能追尋皎潔、明亮的南十字星作為方向的指引。
教學即是在現實生活體現,無法逃避、退縮只有面對才是挑戰困境的良方。在偏鄉經歷資源不足學生無法繳交學費窘境、繪本課程發想中體驗許多問題:想成就孩子卻因為經費不足繪本無法印刷;付梓印刷擔心繪本乏人問津…等,這些通往未知的困境迫使教學者不斷面臨挑戰,卻顯得一切充滿千萬種可能,使得教學工作變得更加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