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慶鴻

這一天,小源將要繳交的暑期輔導費用1300元放在鉛筆盒中,回家前卻發現錢遺失了。他的心情十分的低落沮喪,媽媽對這件事情也很生氣。小源向導師慶鴻老師回報這件事情後,慶鴻老師左思右想,確定偷兒來自班上。但無憑無據,也缺乏線索,又沒有監視器畫面,要找到偷兒及取回金錢的機會實在渺茫。經過一番思量,慶鴻老師基於對孩子的信賴,以及想給學生改過的機會,他想到了一個法子。

隔天上課時,慶鴻老師開口就說:「我要說一件令人遺憾且痛心的事,就是…我們班有人的錢被偷了。」對著班上說了一些話後,慶鴻老師希望拿走錢的孩子能夠把錢還給同學,「如果你是小偷,但聽了我剛才說的話之後想要將錢還回來的話,我有一個方法。」他拿出沒有做記號的29個信封:「等一下每人我會發一個信封袋,明天大家都要把信封繳回,如果你拿了錢就把鈔票放進信封,沒有人會知道你是誰,其他同學也不要故意去碰去看別人的信封袋。」

收信封的時刻到來,他沒有把握可以看到孩子把錢還回來。收齊信封後,他一封一封透著光看,突然間他摸到了一個特別厚的信封,他臉上笑了。他找回的不只是遺失的金錢,還有孩子們之間的信任及認錯的勇氣。即使他不知道偷兒是誰,但是他心中很謝謝孩子願意把他的話聽進去,願意冒著被發現的風險還錢。犯了錯而能夠改過,善莫大於此。

他曾經想著如果沒人還錢,要自己放錢進去信封,然後告訴全班錢找回來了,如此便能重新塑造令人安心的學習環境,也讓犯錯的孩子知道老師的用心,儘管這次他沒有還錢,沒有認錯,他知道有人愛他,也許就不會再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