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智皓

不說您可能不知道,對於所有原住民族來說,平地人都有個共同的名字叫做「白朗」,於是畢業即分發到排灣族部落的智皓老師,當然也不例外。還記得公費分發的場合,校長明確的希望選填進來的老師必須是「陶藝專長」,當時林老師可愛的一句:「我沒有陶藝專長,但是我會比孩子更認真學到好。」,著實逗樂在場所有人也令大家印象深刻。智皓老師融入部落族群的作法就是「當學生」,他跟學生一起上族語課;他向家長求救、跟耆老請教;他操著不標準的發音、扭著不協調的肢體跟舞蹈隊並肩練習傳統歌舞,這是誠意和決心。當這個「白朗」居然也能穿上傳統服,站在木鼓後方為孩子們敲響全國舞蹈比賽節奏的那一刻,血液裡、靈魂中儼然就是排灣族的一份子。回想起林老師在校服務的6年時光,第7節下課後常會留學生下來一起「玩」國語、數學,或許是沒有鐘聲和進度的壓力,孩子們總樂得在學校「混」很久。那些年金峰鄉所有的國小還有一種自發性的校際策略聯盟學科共同命題,嘴巴不說,其實每所學校都很有壓力。幾次成績揭曉,小朋友們的下巴總是抬得老高。改變的或許不是能力,而是態度:是一種不怕輸,一種我有能力可以跟你分出個勝負的自信。
在還沒有機會為林老師命名之前,他就請調到布農族的學校去服務了,不久前聽他用布農語自我介紹:「Sai kin hai subali mai put.」,說「subali」是布農族長輩為他取的名字。想想其實不難理解,不管在哪個族群的學校服務,智皓老師始終是個認同原住民傳統文化也喜歡和學生、家長沉浸在一起的人,一個從來就沒有把原住民視為「非我族類」的老師,就是不分你我的自己人,哪天您遇到他,請幫我們考考他Pasibutbut祈禱小米豐收歌-八部合音學好了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