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東縣立新生國民中學教師楊茂雄
電話那頭傳來珮君(化名)媽媽急促的喊聲:「老師!珮君這傻丫頭居然割腕,我怎麼辦?怎麼辦才好!」拋下電話,我立馬急奔學生的家。
驅車前往的路上,我理清思緒,最近校園流行用美工刀在手臂上刻痕,本來只是少數個人的自虐紓壓,沒想到逐漸蔓延蔚為風行。珮君也是在模仿不小心劃到危險的位置?還是真有過不去的難題?
珮君來自一個規模不大的國小,在她的小學時期,不但是校園的風雲人物,也是導師手上的掌中明珠,但一切從她升上國中後豬羊變色,尤其是學業成績,第一次段考敬考了31名,全班就36個人而已,這個打擊猶如晴天霹靂。第二次段考仍未見起色,她開始失去信心,懊惱自己的無用,於是用自殘想解決一切。
經過一番開導懇談,我要珮君想想,學校裡一定有令她最快樂的事,以及她最喜歡做的事,至於課業問題,我一定傾力幫忙。她最快樂的事就是管樂團練,從小修習長笛,一直很熱愛音樂。於是我聯繫訓育組跟管樂指導老師,多予關心協助,最後她不僅坐穩長笛的首席之位,即便到了三年級面臨基測升學壓力,依然樂此不疲,把管樂當作她調適緊張壓力的出口。
珮君很喜歡當老師的小幫手,所以我讓她從我的自然小老師開始,希望她可以多貼近老師,也方便給予課業指導。珮君也有美術長才、字跡娟秀,於是我讓她擔任學藝股長,負責教室布置及教室日誌書寫,在班級幹部的崗位上做得有聲有色,後來更被同學們推舉擔任副班長。
我教珮君一些讀書方法,每次考完試幫她診斷並額外加強,成績漸有起色,最後基測成績還算出色,也讀了理想的學校。
她一路讀到成大環工所,畢業後立即被臺積電網羅,工作前回臺東省親時,還不忘找我吃飯,分享她的好消息。
人生中碰到阻礙如果能學會轉彎,生命一定會找到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