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成文

教學「相長」。這個故事確實教了嚴教授許多。
那年教授自動控制課程。課程中重要的公式、原則及應用,每每重複、再重複,解題時也對於關鍵的細節再三提點。然而,每次上完課筋疲力盡時,總有一位同學來敲嚴教授辦公室的門,表示對於課堂上的教授內容仍有疑問,希望嚴教授能再說明一次。
這樣的狀況持續了許多週,每次問的都是嚴教授在課堂上重複演練的步驟。嚴教授終於忍不住問:「同學,你是在折磨我嗎?這些我們已經重複好幾次了啊!」。只見這位同學低頭不語、一臉尷尬,嚴教授感受到彼此氣氛的凝結與壓力,遂溫言:「好好好,來,再講一次,記住啦」。
未久,嚴教授與實驗室研究生提及此同學,才知,該生遭逢重大車禍,康復後記憶受損,課業修習的能力明顯下降。這個訊息讓嚴教授汗顏慚愧不已。想起同學低頭的樣態,想起在這樣的詰問下,他非但沒有義正詞嚴地為自己的遭遇辯解,也沒有爭取傷後弱勢的憐憫…。他就是默默地加倍努力,不懂就問、忘了再問,就是不放棄自己。
嚴教授衷心感謝這位同學帶給他的「教訓」:一、永遠留空間給表象下的真實。二、讓每個孩子都能發揮自己的可能性是自己最重要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