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瑋昱

越南臺校創校二十載,不知情的人都認為這批學子都是勝利組下的小孩,但現實卻非如此。

十多年前,一位自然老師回到辦公室時,滿懷怒火地說:「五C的小美竟帶頭舉『腳』投票。而且還咆嘯著:『我不喜歡自然老師,他是個表裡不一的人』」。

  小美是臺越新住民,雙親文化迥異溝通不良,外加父親常以酒消愁,最後離婚收場,小美歸屬母親,但因經濟問題只能託付給越南的親人照料。在這種環境下,小美經常給人「不信任」及「缺乏愛」的感覺。

  小美帶頭「舉腳投票」,能夠操控全班的情緒,或許是因為班上同學成長背景太相似,有著共同的頻率。在導師對全班說出:「因為討厭對方,所以要毀掉自己?」小美當下立即失控淚流滿面。導師再進一步教導他們:「人的過往不代表什麼,重點是未來想成為什麼?」為了讓全班有向心力,導師帶領全班一起練合唱,並另請老師協助教導直笛合奏,讓團隊全心投入,並且主動向學校申請演出。小美也漸漸收起了個性上的針刺,開始專心練唱後,學會了「放感情唱歌」。

小美的班級不是音樂班,為了替這群小孩找舞台,導師負責起指揮合唱,學生們則主動認養各個節目:母親節、國慶升旗、社團成果展、畢業典禮等,就這樣唱跳兩年到小學畢業。此刻的小美,不再抱怨自己的家境,兩年的合唱團經驗,讓小美愛上歌唱。升國中小美進入熱音社,扛起樂團主唱大樑,高一被社團老師說服參加當地熱音比賽,雖然因缺乏經驗沒有得名,但高二再次參賽時,小美的歌已不再只是一個個音符,而是一篇篇催人眼淚的故事,不負眾望,小美的樂團拿到亞軍,小美則榮獲最佳主唱。

  今年,小美考取師大表藝系及政大傳播系,許多人都覺得她會選政大,但六C的人都知道她會選師大,因為那是她小學畢業時,她對老師說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