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慈慧

「教官,我冰在冰箱的東西不見了」,第1次聽到宿舍的同學來反應,詹教官心想可能是同學的無心之過,第2次又有同學來反應「教官,我冰在冰箱的水果被吃掉了,而且果皮還在垃圾桶」、「我有看過小倩在宿舍熄燈後蹲在冰箱前張望」、「一定是她!」女生們吱吱喳喳的說,「好了!我們没有證據不可以隨便懷疑別人,教官會去了解狀況」,詹教官的腦海中浮現小倩的模樣。
小倩在高三上學期轉入本校並申請住校,特殊的是聯絡人填寫的是教練;第一印象是「很安靜,没有多餘的情緒,很有禮」,同學們對她的印象是「獨行俠、有點高傲、不易親近」。
找時間約了小倩談談,談話中小倩突然流下了眼淚,過了好久才說,「對不起,東西是我吃的」,之後泣不成聲,她說想回家,因此聯繫了教練。
隔天,和教練談了後,才知道小倩的故事。
小倩原本是大陸奧運體操國家代表隊的培訓選手,但在近奧運前因脊髓受傷,喪失了大好的前程,後來父親大陸經商失敗又罹癌,全家人回到臺灣,由母親打零工養家,因緣際會下遇到了教練,才託由教練照顧。
會這麼做是因為物質生活真缺乏,也是因為小倩覺得現在的一切和大陸差異太大,在學校不適應、不想住宿,而希望學校會以她違反宿舍規定為由,將她退宿,她才能回家。
知道狀況後,和住宿同學們說明,化解了大家對她的誤解,鼓勵大家與小倩接近;利用小倩生日,由同學們幫她慶生,小倩又驚又喜,詹教官第1次看到小倩露出了漂亮笑容;除了幫小倩申請奬助金外,也常和她聊聊,慢慢小倩對未來又燃起了希望,她告訴詹教官要再次站在體操場表演。
現在她已是大學生了,也在臺灣的體操界重新找回了舞臺,也許在高中的一年只是她生命中一個短暫階段,但詹教官希望她回想起時,心中浮現的是温暖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