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衍琨

本校幼保系四年級黃生,是一個情緒波動極大的孩子,從大學一年級開始就經常性的出入學務處諮商中心、生活輔導組,接受諮商與輔導仍不見狀況改善,讓師長們得為她有意或無意的行為傷透腦筋,與教官的關係更是若即若離,在輔導教官的心中卻也無從處理,在一次又一次的協助就診,與家長溝通過程中,學生的敵意也日漸加深,學生與我們的距離愈來愈遠。但是三年後,在一次不經意打招呼下,問候近來可好時,竟化解了學生的防禦心,藉此也順勢建立彼此間的信任感。

  黃生的情緒問題愈來愈嚴重,已經不似一年級時的門診狀況,只須服藥而已,而是必須要接受入院治療的階段。把握黃金的治療是對學生是最重要之事,但是我知道黃生的家庭經濟狀況不佳,進入大學不願使用「特教生」身分,能獲得的協助有限,於是要求輔導教官帶著慰問水果前往醫院探視,除掌握學生病況,更要瞭解是否還有待解決的問題。返校後,立即召集生活輔導組與諮商中心,辦理急難救助,並與家長持續溝通,請其恢復「特教生」身分,給予更大的協助,與導師討論課業問題,如何解除壓力來源,期望學生能重新回到學校,接受教育。

  近期學生也返校就讀,但是身心狀況時好時壞,經診斷為「情感性精神症」,無法正常入眠,有時清晨即醒,需人陪伴,學生會致電值班教官,請求陪其於操場散步,有時也願意到教官室安靜讀書,四年後的轉變,也讓我們相信真心關懷、陪伴將會是學生療癒的良方,學生後續又再度入院治療,雖然我無法改變學生的病況讓其痊癒,但是我相信對每一位學生的關懷與陪伴將會讓學生感受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