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伯峰

102年調職至校外會幫助非行少年戒治毒癮,在跟他們相處後,知道這群孩子的生長背景大都來自殘缺的家庭,渴望認同而誤交損友走向歧路,以逞凶鬥狠來掩飾心中的恐懼,每個孩子的背後都有一篇不同的故事。

阿育(化名)就是這群少年其中一位。當時剛看到外表憨厚的他,蘇教官心中疑惑這樣笑容靦腆的男孩,怎麼會去吸食毒品?

  在這段時間裡一起經歷了合歡山的登頂,攀高越嶺三天二夜等百岳的挑戰、馬拉松路跑的洗禮、端午節龍舟比賽與跟共同包粽子的體驗、還有踢踏舞的學習、這些孩子所沒有嘗試過也沒有接觸過的事物都克服了困難完成,在這段旅程看到了他們眼中所閃露的自信光芒。

  隨著相處的時間教官發現阿育經常為了朋友盲目相挺,犯了不該犯的錯,雖然教官一直鼓勵他走回正途,但後來他還是因毒品跟偷竊失去了自由,當接到他身陷囹圄的消息時,教官感到非常的失望,但是並沒放棄希望,這段時間跟他不斷的書信往返給他支持鼓勵,兩年後某天晚上的一通電話,阿育用媽媽的手機打給教官說:「教官,我今天重獲自由了!」隨即靜默下來,過了許久哽咽的說了句「教官,謝謝你」。

 後來我到他家,跟他及媽媽聊聊,天下父母心,阿育的媽媽言談還是充滿對孩子的期望,教官要他坐在媽媽旁邊,讓他明解母親的苦心,離開前留了張合照,也給彼此一個擁抱。

 在輔導這些孩子時,經常要跟外界的誘惑拔河,看著很多孩子再度走向歧路讓人感到無力跟沮喪,但從阿育的身上讓蘇教官了解許多事情做了並不見得會馬上立竿見影,眼前所做的事,是在他們的心上種顆希望種子,等待這顆希望種子的發芽,或許是二年、三年,更甚者或許更久,但是只要持續努力,這顆希望種子就有發芽的機會,我們可能就是這些非行少年徘徊在十字路口前為他提燈照亮前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