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易蓉

第一屆學生幾乎全數在一場風災中再也找不到了,這樣的過往,讓江老師更珍惜與學生相處的時間,積極陪伴孩子是她一心的想法。於是乎,她常成為早晨第1位進教室的人,數十年如一日,因為她希望早來的學生安全無虞。
最近江老師總會開玩笑的說:「上天曾賜給我乾女兒,現在又賜給我乾兒子,一男一女,剛好湊成一個『好』字。」這乾兒子是小翔的「化名」,來自單親家庭,她的身分很特殊,是新生又是特殊生。是新生,代表她要適應海外生活;是特殊生,代表她要繼續上資源班。江老師和小翔母親溝通後,統整了學校資源,並與學輔處討論如何協助小翔;另外,還派小天使陪伴她,讓小翔能盡早適應三語—中、英、印語的學校生活。
思量著小翔的狀況,也讓江老師想起97忘的一年。班上的佳佳(化名)是一名情緒障礙的三年級學生,情緒一來,總是躲在電視櫃後面。江老師求助於輔導組和遠道而來的臺灣特教輔導團,透過專家的建議與授予的方法,江老師慢慢的踏進了佳佳的內心世界。有一次體育課,佳佳突然哭著衝進教室躲到她的堡壘天地—電視櫃後面時,江老師也跟著擠進去,佳佳一直哭,江老師不發一語,只是拍著她小小的、瘦瘦的背。許久,佳佳才啜泣著說:「我想媽媽……」從那刻起,佳佳把江老師當作媽媽,很多話都會跟江老師說,情緒有了出口,電視櫃後面的堡壘就漸漸地用不上了。時至今日,佳佳還依舊和江老師聯絡,「老師,還記得嗎?以前我摔倒的時候,我一直哭,您扶著我,還幫我擦藥」、「老師,過年有沒有在雅加達? 」、「老師,臺灣有什麼大學?我想去臺灣讀大學。」。
現在的小翔讓江老師想起當年的佳佳,江老師處處思量著,怎樣才能讓乾兒子進步,她希望小翔能像佳佳一樣,有朝一日能展翅高飛。如此,幸福俱足。